当前位置:九州财经网 > 区块链 >

数博会央视“对话”区块链,抢先看!

5月26日,央视《对话》栏目走进贵阳数博会现场,初次专门针对区块链这一话题进行现场节目录制,力求从更通俗易懂的角度探索区块链,向观众科普区块链是什么,怎么样应用,会产生哪些价值,与在进步中经遭到哪种监管。

参与对话的嘉宾有:贵阳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徐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中关村区块链产业网盟理事长元道、特普斯科集团主席Don Tapscott、斯坦福大学讲坛教授张首晟、迅雷集团首席实行官陈磊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等。

巴比依据现场对话,将精彩部分(有删减)整理如下:

张首晟:网络交换的是信息,区块链交换的是价值,譬如说大家要写一本书,全世界网民在一块写一本书,已经写N页之后如何做N+1页,这是区块链所达到的机制,回答就是大家要解一个数学难点,这个数学难点是非常难解,但一旦解出来是比较容易被验证,所以先把这个难点解出来之后,哪个就有权把下一页加进来,这就是区块链的核心思想。

陈磊:区块链更好概括的词是共识记账本,区块链记账带来有哪些好处是:第一,这个账不会错了。第二,公开透明。第三,不可以篡改。区块链是科技范围的一个要紧突破,可以在社会,在不少的产业打造非常不错的信赖关系。

王志勤:区块链事实上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的技术,应该说叫分布式的账本,构建了一个低本钱打造信赖的机制。

Don Tapscott:大家目前是一个价值网络,过去是一个信息网络,这是在我《区块链革命》书里用的一种讲解说法。譬如目前我给你发送一个信息,譬如说PDF、PPT,我可以把原版放在我这里,对信息来讲没问题,在资产可以,对股票,对常识产权,探产权,大家的身份、音乐版权还有艺术来讲是不可以的,复制这部分东西是一个很糟糕的想法,譬如我给你发送一百万人民币,非常重要的是把钱发给你之后我一个人不会再有这部分钱,而且不可以把这部分钱再发送给别的人,这叫做双重花费的问题。目前密码学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是在创造区块链之后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目前大家还有各个样的组织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买卖,他们可以进行交换,可以进行交流,可以去管理这部分价值,管理这部分资产,可以达成一个P2P,个人对个人的一个买卖。对信用公司、社交媒体的公司都是可以进行合作,而且都是可以通过很聪明的编码进行买卖,大家叫做可信的协议,这个就是我的一个简短的讲解。

元道:区块链是与网络平行的世界,网络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网络基础设施,是全世界共建共享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参与,网络之上是网络平台,平台经过20多年的进步,平台是独享,啥是区块链呢?区块链就是把伟大网络公司平台的核心能力下沉,把它变成独享的能力,变成共享的基础设施,所有些这部分能力下沉将来,包括去中心化的身份,包括这部分支付等等核心能力,都变成大伙共建共享共有些一个能力,有了如此一个新基础将来,所有人都重新回到同一块跑线上,因此区块链可以创造出一个比网络规模还要做大十倍再大一百倍的新蓝海。这是我的讲解。

徐昊:我用四句话来讲我对区块链的理解。

第一,区块链是信息革命的拐点。

第二,区块链是数字经济的基石。

第三,区块链是新一代网络的策略支撑型技术。

第四,区块链是用一种自证清白的方法打造一种去中介化的信赖机制。

徐昊:BTC是区块链技术最成功的应用,这是大伙的共识,区块链不等于BTC。区块链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人都在提去中心化,我对这个词稍稍做一个修改。我觉得区块链本质是去中介化,中心是不可能去掉的,无论在现实当中还是在虚拟世界当中不可能去掉,假如真的把全世界的节点全部消灭掉,那我的理解必然会产生一个超级节点。这在现实当中是不可能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区块链由于去中介,由于它要打造一种自证清白的信赖机制,所以在金融范围的应用就水到渠成,由于金融对信赖的需要是最高的。

区块链的应用应该说无处不在,只不过目前由于BTC打造了一种最好的勉励机制,让大伙感觉更好玩,它成为一种游戏了。

张首晟:BTC是区块链的开端,核心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时间排序的问题,刚刚讲了所有银行对账之后困难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何账对不起来,核心看法就是不知晓那一笔先发生那一笔后发生,排序发生使得大家可以交换价值,区块链真的可以创造的价值远远大于BTC。今天大家在贵州做数博会,数博会的核心就是数据是下一个生产资源。但核心大家要回答的是以后将来的世界里面,数据到底是是哪个的。一旦去了中心化之后,数据就可以,所有个人的数据都可以是大家个人,一旦有了个人之后就可以有数据交换的市场,可以做P2P非中心的交换市场,由此产生的经济价值我也深信是网络的十倍或者是一百倍。

Don Tapscott:回到1995年,那个时候信息网络事实上是鸿沟,刚开始大家有了电子邮件,之后有了世界性的因特网,而BTC事实上是价值网络的首个应用。也正是它催生了大家区块链,基于区块链构建的平台可以打造不少的应用,或许是汇款的系统,或许是提供链,或许是促进政务的效率,也大概是解决土地归属权的问题,这个应用也大概会让更多的人,两百万人参与到全球经济活动当中来,所以这应该是大家下一代的网络的平台所在。

陈磊:BTC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大家看待它的时候就像看待人类第一台计算机一样,它有很强大的历史价值。但它不是区块链的将来,BTC的区块链事实上产生的是一个珍藏品,并没涉及和实体经济,甚至金融经济相结合的机制,大家说区块链的2.0是ETH为代表,增加了智能合约的机制,如此区块链上的买卖就可以跟其他系统的一些行为相结合了,但ETH速度太慢了,所以大家至今还非常难看到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区块链应用,这也是为何不少关注点放在炒币和ICO如此的乱象上。大家觉得区块链3.0年代已经到来,区块链的技术的演进远远快于不少专家的预测,2018年、2019年可能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区块链应用落地和生根进步的黄金时期。

刘晓蕾:我感觉咱们国家第一不让ICO,ICO可以说是一种筹资行为,非法筹资。另外现在是不允许做加密数字虚拟货币的交易网站,就中心化的买卖化不允许做,但没禁止一般老百姓交易BTC,BTC假如通过链上,区块链上买卖是一个P2P的转换,第一现在的技术上也不太好禁止,通过个人之间P2P的转换,另外现在监管上面也并没如此的一个姿态或者是态度说是不允许,所以应该说是没,但唯一我感觉可以说的是,可以提醒大伙,尤其是说对这个新技术,对网络,或者是对区块链对BTC还不知道的一般老百姓不要跟风炒作,由于还是一个风险很大的一个资金投入。

陈磊:科技产业进步的时候,泡沫形成可能有两种不一样的缘由。一种是基础设施的建设远远超越了当时需要的进步,还有一种泡沫在技术远远没成熟的时候,资本很热情的去投入到应用范围去。大家感觉今天区块链本身没这两个问题。至少在中国没。第一,区块链的应用其实在中国的市场上,我感觉是相对来讲比较压抑的,并没超前。第二,区块链技术成熟的速度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快,还是这句话,我感觉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其实就是主链技术在高速成熟。

元道:一方面看到区块链是新技术的开始,另外市场上存在一批三无的空气币,没社群的信仰,没共识,没代码,没真的的实行团队,大家把这个叫“三无”,三无空气币,由于有了网络,大家有手机,全世界范围大规模迅速的传播,这两种力量加在一块,三无币加上迅速实时的传播,势必带来泡沫,我觉得泡沫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赵何娟:看待泡沫这个事,与看区块链有没用这个事要分两个层面来看,一个层面是供需,假如供大于求,或者是不平衡的时候是一种泡沫,或者是资本泡沫。就是当这个行业里面根本没任何有价值值得资金投入的东西,但很多的资本涌进是一种泡沫,但大家看到在区块链行业里面,目前根本还没到供大于求,而是不少需要没被挖掘,不少提供还没形成它的成熟技术也好,环境也好,还是整个生态都还没成熟。

第二点来看,大家来看区块链有没用的这一点,与其说泡沫不如说问题,刚刚元道先生有讲到,目前存在着,包括大家在媒体平台上报道很多空气币的现象,报道很多跑路的现象,但这部分现象是一个新生事物在进步,崛起过程中不可防止的问题。在网络早年的时候,大伙也都看到网络应用最早的时候,最快被应用到那些地方,黄赌毒一个没少。最早期股市起来,最早泡沫80年代纳斯达克股时盛行,让老百姓也有损失,这恰恰是这个行业这个范围不断成熟的过程。我感觉这是好的。

Don Tapscott:第一区块链是否一个噱头呢,1995年时大家常常会说网络噱头太多,炒作太多了。今天说区块链的时候,就像当年1995年的时候,目前确实有不少的炒作,关于区块链有不少的炒作。但20年之后,大家会更多的去讨论区块链,可能讨论的比目前更多。

再说到泡沫,我感觉有三种不一样的泡沫,一种是关于数字货币的,我感觉不少的货币他们都是垃圾货币。譬如说你在中国不可以用BTC做买卖,你还是要用人民币,人民币在将来也可以作为一种数字货币来用,假如央行够聪明的话。第二个还有ICO,大家都会说ICO都是泡沫,不少ICO都是垃圾,不少都会失败。有不少互联网公司在90年代也是失败,也是破产,但一定会有罪犯,当然一定会有罪犯,由于罪犯一定都是第一使用新技术的。但大家也有很智能的美国执法机构,他们也知晓BTC其实是比现金要更好的,由于虽然买卖是匿名的还是会有数据,警察会用区块链技术和用BTC技术抓住罪犯。

第三个是关系到整个区块链,这个不是一个泡沫,这只不过一个小小的种子,这在以后将会成为一个经济操作的系统,运营的系统。所以从监管的角度来讲还是非常难做的。由于在某些时候,这个代币代表的是一种安全,这个是需要监管的,有时代币不是安全的,代表的是一种功用,可以被人们可以进行一个推荐,或者是可以代表自然资产,这种就不应该被监管,不应该被禁止,应该被鼓励,所以说到监管的时候,大家就需要这种微型的手术,而无需大张旗鼓。我感觉政府也要很小心和小心,他要保护资金投入者,他要保护消费者,他要保护大家的民众。同时让好的技术兴盛进步,同时要创造革新型的经济。

  • 关注微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