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财经网 > 头条 >

‘所谓的DAO攻击者’出现,提出奖励矿工100万ETH+100BTC来否定分叉

  • 头条
  • 2021-07-06 07:15
  • admin

一位自称‘daoattacker’的用户前往the DAO slack channel,然后向提供BTC地址的人发放了6.37BTC。

我当时正在筹备这对theDAO攻击者发出的所谓声明写一篇文章,所以当我检查slack channel的时候,BTC刚刚分发完毕,但每个人还在粘贴他们的BTC地址。我并未收到任何的BTC或者其他数字虚拟货币,也并未公布BTC地址,但我问了这个所谓的攻击者几个问题。以下的问答只进行了装饰修改:

Andrew Quentson(AQ):你好,我正计划写一篇有关你所谓的pastebin的文章,请问你怎么样证明你就是攻击the DAO的黑客?

Daoattacker:我并非一名黑客,也没黑过任何东西。我并非‘攻击者’,我只不过他们的中介,DAO事件是一块团队行为。 这pastebin的目的是为了打开对话框;非常快大家将会打造一个智能合约来奖励那些反对软分叉和验证买卖的矿工,奖金为100万ETH+100BTC。

AQ:什么时间?几个小时?还是几天?

DA:不好意思,目前还没确切日期。他们需要时间来验证,确保无缺点。

DA:我在#general看到了你的信息(AQ需要对正在进行的事情进行概要)

那笔6.37BTC分发只不过小小地展示了钱能通神,数字货币社区的人在这里只不过为了利益。他们并不在乎他们是不是正在收‘黑客’的钱。

AQ:一些人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法:你可以拿走一部分the DAO损失的资金,剩下的一部分返还给The DAO,如此the DAO也就不需要再进行分叉了。你期望进行这种谈判来结束这次事件吗?

DA:就大家而言,所有都可以考虑,只须不分叉。

AQ:我仿佛看到你说ETH就是一种狗屎币。你这是在诋毁ETH,还是只不过为了钱?这种攻击的动机是出于政治还是纯粹的资金?

你们会给ETH社区哪种价格?比如,假如你们返还,那样会是多少?

DA:ETH背后的人都是骗子,比如,每个内部人士(Adam Back, Gregory Maxwell)都了解:权益证明没机会可以运行,但他们仍旧为它打广告。

我并不喜欢ETH,我不喜欢slock.it,但这不是问题的重要。有钱能使鬼推磨,即便我喜欢ETH,我仍旧会这么做。

并且,返还将会通过智能合约进行,非常抱歉没办法给出具体的数额,即便我给了,也没理由相信我是‘那个攻击者’。

AQ:这里有一个理由,好吧,两个,你声称你就是这个人,你还发放或者声称发放了超越6BTC,但假如你可以为大家的读者提供一些证据,如此会更有帮。

DA:这部分理由并不充分,任何有6BTC的人都可以做到,做空DAO/ETH,必然可以大赚一笔。

AQ:你在这次攻击之前做空过The DAO吗?

DA:我不会发表陷害我们的评论,但市场事实上只不过用来买卖信息的地方。

AQ:你觉得假如社区承诺不进行硬分叉,攻击者会同意10万ETH,并返还剩余的吗?或者攻击者期望获得100万ETH,就你的角度来讲,会同意多少ETH?

DA:我觉得他们正在寻求100万,目前他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出于利益驱使,100万ETH奖励会使矿工考虑不认可分叉。

AQ:大概这需要和矿池运营商接触。由于他们知晓,他们不会被连累?

DA:这正是智能合约的妙处,分叉需要行动,不分叉也只不过不作为;他们可以合理地不承认。

更不需要说他们不必同意它。一些人将会因调用区块的智能合约而获得付款。这种调用将会向矿工支付。

AQ:这次攻击TheDAO的团队是不是还参与了之前的攻击,尤其是MT Gox,或者其他的交易平台,还初次进行如此的攻击?

假如你不想回答,那样你是不是有一些其他的通常性评论?

DA:好吧,事实上,这个问题并非不适合,由于没黑客会承认之前的攻击。唯一会承认以往攻击的人都是那些为了获得关注的人,所以这个问题相当无意义。

但我确实有一个通常性建议。目前每一个人期望可以弄了解的是:这个pastebin有一个未经验证的签名。我非常惊讶这一点遭到这样关注,但我非常高兴大家抓住了正确的信息。伴随这个pastebin出现,DAO价格下跌10%。这对于加密社区来讲是个教训。

AQ:这个签名未经验证,这不是意味着这个pastebin是假的吗?

DA: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个pastebin是假的,并不是由攻击者签署的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所传递的信息是假的,或者说不是来自攻击者。

AQ:这次攻击是怎么样进行的?为何丢失的ETH数目停在了350万?

DA:这只不过一次递归调用攻击,你们已经知晓了,但slock.it的人并未意识到这是为了离别。通俗来讲:由于DAO的一个特征,它可以在扣除余额之前发送你的ETH。

DA:这是就是我想要说的。

DA:事实上,我有一个错误的信息想要纠正。BTC从未硬分叉过。价值溢出事件是通过软分叉解决的。2013年的levelDB问题未经过分叉就解决了。看这里:https://www.reddit.com/r/比特币/comments/2s2utx/the_hard_fork_missile_crisis/cnlqcd1


AQ:为何会停在350万?

DA:Vitalik事实上正在呼吁进行硬分叉/回滚,他/ETH基金会看着非常认真。但我仍旧不确信他是不是真的支持硬分叉,或者只不过为了阻止黑客才故意这么说的。

AQ:所以,攻击者就如此选择了停止吗?你是不是期望你可以吸光剩余的ETH?

DA:ETH市场规模还不是很大并且提现一百万以上的ETH的流动性会不足。无论如何,真的的钱(BTC)是由做空获得的。当大家开始讨论硬分叉的时候,DAO的价格开始回升,大家开始购买DAO,由于他们觉得自己将会被救助。当攻击停止时,价格第三下跌。

AQ:假如5000万USD或者更多资金被冻结,你不觉得整个数字虚拟货币范围都会因此事件而遭受重创吗?

DA:5000万USD还好吧,还记得Mt Gox? 比特币ica? Pirateat40? 但假如有更多ETH从DAO被带走,那样这可能会是个问题。攻击者不计划弄走更多的ETH了,事实上,ETH基金会或者别的人应该进行跟进,应该将剩余的ETH转移到他们的监管下。DAO资金投入者由于他们缺少尽职的监管而损失了30%的利益。ETH从失败的DAO中转移出来,不需要硬分叉。

2011年,Mt Gox被攻击,损失了40万BTC,当时占到BTC总提供量的6%,BTC不照样好好的,不是吗?

AQ:在当时,每一个放弃BTC的人都觉得它是不安全的且容易遭到攻击的。我觉得那次事件花费BTC两年时间才恢复过来。你不觉得BTC和ETH还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吗?

DA:攻击者并不会拿走360万ETH的全部。至少会发给矿工100万,而所有人都可以成为矿工。

这是猜测(由于只矿工承诺分发100万ETH),但萝卜与大棒是有意义的。萝卜:返还一些ETH给DAO,让那些站在公义上的人开心;大棒:假如矿工不同意分叉,就返还一些ETH给矿工。所以最后的影响和损失的ETH数目将会比现在估计的要少的多,ETH一定可以幸存下来。在经过彻底的解决(非分叉)之后,ETH甚至还能重现兴盛。而分叉则会不可逆转地损伤ETH。

AQ:返还一些给矿工,这个‘一些’是多少?

DA:我能给出的数字是100万ETH+100BTC

AQ:你有参与BTC或者ETH吗?你为他们的代码或者类似的事情方面做贡献了吗?你的年龄段与你的大概地址在什么地方?

AQ:还有,你有哪些要给所有人说的吗?

DA:我喜欢BTC,我喜欢破坏智能合约。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